圖片來源

隨著超級馬拉松在世界各地遍地開花,現在超馬已不像三四十年前會被視為一種較邊緣 (fringe),好 cult的運動。可是奧運仍未有把超級馬拉松納入成為競賽項目之一,連帶一些『外星人』超馬選手都不及奧運短中長距離跑手「吸睛」。

殺神John Wick,跑神Yiannis Kouros

圖片來源

就像我要介紹的希臘超級馬拉松跑手 Yiannis Kouros,在香港我只見過主席草草百幾二百字推介,文章還很行貨,估不到主席可以把一個這樣精彩的人物寫得悶出鳥來,我想像他可以把周星馳拍得有咁唔好笑得咁唔好笑。主席還是做回他善長的搭棚和cap水吧。

由疑似作弊到正式封神

圖片來源

Ultrarunning 雜誌在1985年一/二月號是這樣形容 Yiannis Kouros 的,「他是唯一一位由開始時被指控作弊到最後成為傳奇的跑手。」

1983年9月10日,首屆斯巴達 (Spartathlon) 超馬在雅典和斯巴達之間舉行,距離246公里;創辦者是澳洲籍的英國皇家空軍中校John Foden和4名同袍。第一屆斯巴達超馬共有來自11個國家的45名選手參加。起步前主辦單位走到起點問參賽者:能否讓兩名選手臨時参加? 由於其中一人是英國知名跑者,大家便同意了。而另一個就是無人識的 Yiannis Kouros。

最終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希臘跑手爆冷以20:29:04的成績奪得桂冠,比亞軍、南斯拉夫高手 Dusan Mravlje (24:40:38) 快了4小時11分半。Kouros 在斯巴達超馬跑出20小時29分的驚人超馬首馬成績,他比第二名快4個多小時,以至於賽事總監在賽後兩天拒絕頒發獎盃給他,直到能夠證實他並沒有作弊。

圖片來源

一個無名小卒頭一次跑超馬,就能有這麼好的成績? 老手們紛紛表示懷疑,況且大部分時間比賽都在晚上進行,說不定中途有人趁機偷偷搭車或者走了捷徑。

季軍的英國選手 Alan Fairbrother 更質疑 Kouros 即使在平坦的路面和良好的天氣條件下都做不到 Dave Dowdle 所創的24小時場地賽274公里的世界紀錄,譏諷 Yiannis Kouros 何來無經驗同未夠班 (class)。暗示 Kouros 在起伏不平的賽道、又時值酷暑,竟然跑得和世界紀錄一樣快,肯定有古怪。

不過,奧地利人 Edgar Patterman 相信Kouros。翌年復活節,他安定了一場沿著多瑙河跑的三日賽事,邀請包括 Kouros 在內的眾多各國高手參加。

在114公里長的第一賽段,Kouros 從第16公里後開始領先,讓他有機會一展「食力」。結果他以7:55:28率先抵達終點,堂堂正正地擊敗斯巴達亞軍、南斯拉夫人 Mravlje 和第四名 Alfons Evertz。

第二天的賽程是122公里,Kouros 再次勝出,比第二名早到1個多小時。第三賽段84公里,他又以36分的優勢力壓對手。3天320公里的賽程,他總共用時24小時不到,比亞軍 Mravlje 快了兩個半小時,質疑者從此收聲。

同年7月,Kouros 應邀參加在紐約市麥迪遜廣場公園舉行的六日超馬比賽。第一天他跑了262.668公里,第二天將近167公里,第三天146.200公里 — 一天比一天差,有些人開始覺得 Kouros 會敗陣下來。

圖片來源

第四天 Kouros 發現身體開始起動不來,兩腳也受傷流血,有一陣子他只能蹣跚前行。不過,那天他仍然堅持跑出143公里。四天下來,他的總距離讓人們憧憬塵封了96年的六日跑世界紀錄有望打破,紀錄是由英國人 George Littlewood 於1888年11月26日至12月1日創造的。Kouros 最後兩天只需再跑289公里即可。

第五天 Kouros 拿下151公里,這樣最後一天只需跑138公里就夠了。但 Kouros 不滿足於破紀錄,他又跑了152公里,以1022.068公里的成績擊破舊紀錄並創下一個可能百年內都難以突破的極限。這一則新聞震驚新世界,Kouros 正式被封為 Running God 和 The World Greatest Ultrarunner。

Scott Jurek都視他為偶像

圖片來源

美國“超馬天王” Scott Jurek — 惡水超馬兩冠王 (2005至2006年)、斯巴達超馬三冠王 (2006至2008年) 和西部100六冠王 (1999至2005年) 不止一次在訪問提到 Kouros 是他的 running hero。

在他的暢銷書《Eat and Run》中,Jurek 如此介紹 Kouros:「斯巴達超馬的最偉大冠軍過去是、大概未來也將是這個土生土長的當地人。

當1982年 John 他們首次試跑斯巴達超馬時,26歲的 Kouros 還是在 Tripoli 做看更,過着斯巴達式的簡樸生活。聽説這些人的使命是要讓 Pheidippides 復活,藝文青 Kouros 便着了迷。截至當時他已經跑過25個馬拉松,而且小有所成,PB是2小時25分。他即將找到自己的歸宿。

圖片來源     (按圖放大)

他後來又三度贏得斯巴達超馬,而這些至今仍是賽道史上最快成績榜的前四名,從20小時25分至21小時57分。哪怕 Pheidippides 再世,也不可能跑得比這更快了。我曾試圖追逐過多項紀錄,但我的最好成績也僅僅是賽道史上的第5、第6和第7位,即使是最好的成績也比庫羅斯最慢的成績要落後23分鐘。」

在書中每當提到跑神,Jurek 幾乎必定尊稱 the great Kouros,仰慕之情溢於言表。

Yiannis Kouros與關家良一終極對決

圖片來源

日本超馬王關家良一 — 在24小時超馬世界錦標賽四度奪冠 (次數最多)、24小時超馬亞洲紀錄274.884公里的保持者? 就24小時跑而言,關家良一的成績比 Jurek 保持的美國紀錄266.661公里多出七八公里。不過,在跑神世面前,關家良一都不得不俯首稱臣,甘拜下風。

關家良一在《放慢速度的勇氣》寫到:

「我是前一年的大會冠軍,雖說是以衛冕者之姿參加,但我很清楚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那年我的比賽目標是超越當時的亞洲紀錄262.238公里 (1994年有田選手樹立)。 我心裡抱著一線希望,畢竟柯羅斯也是人,也有出狀況的時候,如果可以接近亞洲紀錄,搞不好會有奇蹟發生也說不定。

但是起跑沒多久後,發現一開始的想法根本就是妄想。Kouros 的跑姿不是很漂亮,看起來不快,但實際上速度非常快。幾位選手試圖跟他, 但很快就放棄而放慢速度,開賽沒多久 Kouros 就領先群雄。

圖片來源

我從一開始就以一圈 (400公尺) 2分鐘,一公里5分鐘的配速前進,但頻頻被他超過,真的是被他的速度嚇到了。要追過前面的選手時,他會繞跑道外圍。如此一來一圈400公尺的距離會比實際長一些。但 Kouros 絲毫沒有任何怨言,默默的、淡淡的,享受屬於「他一個人的比賽」。會場所有人都著迷於他的表現。大家都認同他這種毫不動搖的態度,才是「真正的王者」。

Kouros 以不到3小時的成績跑完42.195公里,以7小時09分跑完一百公里。我則花了8小時25分跑完100公里。明顯感受到和他實力的差別,但我也專注於「我自己的比賽」,並沒有在意和 Kouros 之間的差距。

我和他的差距最多被拉到45圈 (18公里),但在第10個小時左右,Kouros 的速度明顯變慢。在第13個半小時,我和他的差縮短到32圈 (12.8 公里,雖說還是差很遠)。這時候 Kouros 展開了攻勢。他突然緊跟在我後頭,和我以一圈2分鐘的速度前進。

一開始還沒搞清楚狀況,被超馬之神緊跟在後,心裡其實還滿得意的。我壓抑不住心裡的浮動,心裡想「好啊,那就讓我來幫神 ── Kouros拉速度吧」。於是加快了速度,以一圈1分45秒的配速跑了幾圈之後,體力開始下降,跑了十幾分鐘之後,維持不住一圈2分鐘的配速,勉強硬撐前進。

圖片來源    (按圖放大)

這時心想,我中了他的計! 先前我一直都在「自己的比賽」中,卻在這時落入 Kouros 設的陷阱裡! 此時 Kouros 仍然面不改色累積距離,最後以284.07公里驚人的成績奪冠。我勉強撐到最後,最後雖然以266.275 公里刷新了亞洲紀錄,但我和他的距離還是被拉開到18公里之多。」

資料來源:

更多:
Fitz Facebook專頁
關於跑步的,我從Casey Neistat身上學到的20件事 (下)
關於跑步的,我從Casey Neistat身上學到的20件事 (上)
我聽過最「柒」和最「型」的跑步建議
最紅跑者 Youtuber Casey Neistat
Yiu Kwong [email protected]
Fitz Running 跑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