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段屯門河,我留下了不少腳毛。  圖片來源

續上篇《[當心跳停在147] 死亡之痛 (二)

心跳102,伴隨著氣來氣喘,這是甚麼感覺呢?

這就是,你坐上一部逼爆乘客的118號巴士入小西灣,由東區走廊緩緩駛上柴灣道時,右邊行車線的所有車輛,包括私家車、小巴,甚至泥頭車都絕塵而去。而你的118號,就只能無氣無力的龜速行進。

這絕對是名符其實的 無.力.感.

世上沒有程至美

當我第N次到做手術的私家醫院覆診,醫生跟我說要「做一些不太激烈的運動」後,我估量著,我連行走50米的能力也沒有,我可以做甚麼運動呢?

不要以為那些診金高達四位數字的私家醫院專科醫生,會像程至美一樣,會循循善誘地跟你討論病程。那時他只是低著頭,一邊開藥一邊跟我說:

「總之呢,唔好跑,唔好跳,唔好打波,唔好游水。一見有咩事即刻停止一切動作!」

那是否意味著,我只能在床邊做甩手操?

「慢」步人生路

經歷過死亡邊緣之後,我當然會小心翼翼。作為一位過氣馬拉松選手 (這並非自誇之詞,我真係跑過全馬呀!),我總希望能以雙腳去鍛練自己。最好的方法還是慢走。

因應身體狀況,以及恐怕力有不逮,再次病發。我仔細研究過最適合,而且最安全的路線,就是屯門河。

屯門河這一段大直路足夠我當時作慢步之用。最重要一點,就是這段路,距離屯門醫院急症室只有1公里,若身體突然出現狀況,也可以即時到醫院進行急救。

「毅行者先生」KK說過「一切由慢開始」。慢,並不比快容易。我最初踏上復健之路,就要克服一大堆身體及心理的問題,才可慢慢渡過這難關。

  1. 當身邊不斷有跑手以5分披、6分披跑過時,而你正是那部以15分披爬上柴灣道的118號巴士,你那股蠢蠢欲動的心,難以平服。
  2. 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」,每當身體有任何不適、痛楚,你不期然停下來,恐防要走去急症室。就算這些所謂的痛,其實是鞋裏有沙,小腿肌肉痛的小問題。
  3. 看到群組A君跑了30公里長課,B君剛完成了環大帽山賽事,C君到了日本跑馬仔,你頓然覺得自己很孤獨,覺得世界沒有人明白你的感受。
  4. 群組間有網友相約跑聚,有人tag9me。
那時如果看到這一類 POST,一定破口大罵。鳴謝HNR (圖文不符)

屯門河很苦

我還記得屯門河經常發臭,河水會傳來一陣陣死魚腥味。我也記得屯門醫院輕鐵站對出的垃圾桶,就是整間醫院煙民的吸煙區,煙味令人窒息。我還記步行中途下大雨,但仍不敢跑到橋底避雨,因為我恐怕我一加速,就要進急症室。

這一切,很苦,也很難忘。

那時,我望著每一位跑得起勁的跑友在河邊展步時,心裏都跟他們說:

珍惜你的每一步。

我想,我找到目標了。

其實Polar M430有沒有 “慢走” mode? 要選 “跑步”,我覺得很諷剌。

(待續……)

更多:
Fitz Facebook專頁
[當心跳停在147] 死亡之痛 (二)
[當心跳停在147] 跑步生涯的終結? (一)
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(一)
充滿 Kumamoto Surprise 的商場、情場、路跑場 (真實故事改編)
Fitz Running 跑步

分享
小豬

小豬 — 我是小豬,是一位七十後真.男人。我的長跑成績,屬不過不失。直到有一天,我買了一隻Polar M430,改變了我下半生,更改變了我下半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