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,係跑步跑得好好嘅一年,身邊有好多唔同嘅人一齊練、一齊跑、一齊衝,而且參加過大大小小嘅比賽,成績都算係理想。10k,跑過啦;半馬,跑過啦;全馬呢? 冇勇氣! 咁唯有硬住頭皮報名。

抽過東京、京都馬拉松,唔中係一種解脫,但亦都有種失落。門關左,但總會搵倒個窗,無意中係 Fitz 見倒廈門馬拉松介紹,港澳地區免抽籤,加上120蚊報名費,正喎。掙扎之下最後都係報左名,後來發覺,呢件可能係今年其中一件最美好嘅事。

然後2018渣打馬拉松中籤,只可以講句”好事成雙” 。講返轉頭,話說2017年渣打半馬抽唔中,係有d失望,運氣一向唔係自己強項,為左避免同類事情再發生,所以係運動生涯當中,終於諗倒第二條絕世好橋,快過達標時間3小時30分鐘 (330)。

記得細個有位老師講過,當你目標係火星的話,衰衰地你都去倒月球呀,但唔去試,就只可以留係地球。所以我要離開地球表面,目標320,咁狀態差d都可以330。

之後既係數學題,要跑幾快呢?

算式係 (hour x 60 + min) / 42.195
個位係分鐘,小數位x60係秒數。

經過一番精密運算之下,得出320要跑4:40 pace,而330大概係5:00 pace,剩返既就係落街練跑。

我相信天賦,有啲人本身已經贏係起跑線:反應快、悟性高、身型好……即係如果你得米半高,同個2米高既師兄打籃球,對唔住,只能說你輸了;我相信錢既威力,可以將新手變到高手,唔信既話可以玩下而家啲手機遊戲。但去到長跑,我相信拼嘅係努力,比天賦、金錢更重要。所以當見倒大家進步神速既時候,只係佢地比其他人更加努力。感恩既係,自己係跑步過程入面冇遇倒咩傷患,可以好好努力,而當中最痛苦既經歷都只不過係撞牆,當撞到世界盡頭既時候,其實又進步多左少少。

練習好美好,每星期一次30k長課,由將軍澳經馬鞍山跑去沙田,自己慢慢進步,pacing開始越走越快,攪到自己瘋狂自我膨脹,覺得320唔係問題,應該跑得到。直到馬拉松前既星期一,嘗試走最後一課36k,結果一過30k就直線下降,最後跌埋出5分pace……好想再練,但時間已經唔容許。突然之間,有種巨大嘅無力感,330可能只係夢一場。

時間一轉,去到比賽前一日,可能因為太緊張,有啲消化不良,然後無所不用其極,將一堆酸奶、蔬菜水、活性乳酸菌飲品飲哂落肚,為嘅係要爆就一早爆,唔好跑跑下先黎爆,但結論係成效都唔太顯著。

比賽當日,大雨、凍。因為初馬關係,被安排第三槍08:20先起跑,為左避免塞人,老早06:50分已經企定定係起步區。當冇野做嘅時候,其中可以做嘅係諗定一堆藉口:

  1. 前一晚太夜訓
  2. 落大雨
  3. 消化不良
  4. 太凍
  5. 第三槍跑跑下會塞人
  6. 開跑前企得太耐
  7. 星期一嘅長課未恢復哂
  8. 前兩日食得太多油膩野
  9. 熱身不足
  10. 地下太硬

沾沾自喜諗倒十個之後,其實未跑已經好攰、好凍,想返酒店訓。但之後有個老伯迫咗上黎,佢號碼布有永久兩隻字,然後其他人同佢傾計,問佢點跑得完等等,字裡行間透露左佢已經82歲,同埋拎永久號係要完成廈馬十年,我當場崩潰,人地82歲諗點樣跑完,你28歲諗點樣放棄,仲講咩野地下太硬,羞家羞家,認真面對吧啦。

開跑,值得鼓舞嘅係沿路不時有人打氣:當佢地叫”加油”既時候,我知道佢地係叫緊我;當佢地叫”帥哥,加油”既時候,我心諗乜你地咁比面呀,我都要繼續努力先得;當佢地叫”美女,加油”既時候,我都明白你地都係幫我打緊氣,只係視力唔太好啫。

三十公里過後,已經冇一刻係唔想停,雙腳已經好攰、好硬、好緊,係我腦海既係 “比我跑多一公里先好停!” 而哩個諗法最後陪到我返到終點。雖然話係自己一個人跑,但每當諗到終點有人等緊你、背後有一班朋友支持你,已經叫我要比盡力要更盡多一啲。42.195公里係好長,但總會跑得完。

做到啦,回憶瘋狂湧現,有種講唔出嘅感動,感激陪我一齊走過嘅每個人。

“You will Never Run Alone”

有人會話跑馬拉松好on居,
或者應該學林海峰話齋,可能哩啲叫青春呢

諗返轉頭⋯⋯
那天,我到了木星。

渣打馬拉松,大家繼續青春常駐!


更多:
Fitz Facebook專頁
學識尊重 才會學識跑步
[心晴跑] 隊際的熱血與老土
Fitz Running 跑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