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年前,Fitz 還在起步階段,Facebook 專頁只得一千幾百人,那時還沒有準備去主動認識跑界山界好手。有次機緣巧合遇到了黃浩輝,「輝Sir」反而主動走過來跟我們說:

「我有睇開你哋架,搞得幾好吖,繼續堅持!」

認識了輝Sir三年了,好像是第一次跟他談得這麼深入。原本很想聽他說說如何排除萬難完成「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」(HK4TUC) 的故事,誰不知有點像跟法師聽道。我學到了「空」,認識了「無」。

老子曰:「道法自然。」自然,就是輝Sir的境界。

四徑衝線一刻

我在四徑睡著了


今年的「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賽」(下稱「四徑」),輝Sir 以74小時05分,是香港代表中的唯一「生還者」。這個298公里,包含了麥理浩徑、衛奕信徑、港島徑,以及鳳凰徑的越野活動 (注意不是比賽),對大多數人而言,根本是難以跨越的障礙。而對於長年挑戰超馬及長距離越野賽的輝Sir來說,這比賽最大的困難是甚麼?

「肯定係捱眼瞓啦!」

輝Sir自稱是 sleep monster,每次比賽若果要面對睡魔,總是棄兵投降。而在「四徑」中七十幾個小時,輝Sir 在每一個山徑都要「閉目養神」,短則數分鐘,長則以小時計。

或許有人會認為,跑者應該要克服每個困難,包括睡魔,但輝Sir身經百戰,參透了「第一大原則」:

「我嘅 No. 1 Rule,就係唔好受傷,保持健康!」

輝Sir為 Fitz 撰寫了「跑步的使費 The Cost of Running」系列,將跑步這件事,化成本與支出去計算,所以因比賽過度拼搏而受傷,絕對是得不償失。 (這裏也不重覆輝Sir的見解,有興趣可詳閱輝Sir的文章)

四徑的終點: 梅窩郵筒

我是一粒微塵

「不受傷」已是輝Sir做運動的最高原則: 他不是不重視結果,但更重視從中找到樂趣。

「畀你喺香港贏到,攞幾多個獎都唔代表乜。當去到外面世界,你咪只係一粒微塵!」

「做運動嘅目的係乜? 就係希望健康,希望開心。為咗成績而有傷有病,咁就唔值得啦!」

為了得到更健康的體魄,輝Sir成為了純素素食者 (Vegan),主動戒絕肉、蛋、奶類食物,只是偶而與家人吃飯時,為了令他們吃少一點肉,他才會主動夾起肉食。

輝Sir表示,動物所含的蛋白質,對身體會帶來壞影響,有大量研究均指會縮短壽命,而且肉類製品的加工,加入了人製香料、防腐劑,亦對身體有害。

擁有健康的體魄,更擁有長遠的眼光,輝Sir已放眼海外,希望以跑步完成多條超長距離路線 (見短片):

  1. 2018年年底:以「8字形」跑步環繞台灣,全長1400公里
  2. 2019年:從北至南,縱走日本
  3. 2020年後:澳洲長距離挑戰
  4. 2023年前:Run Across America,橫越美國3500英哩 (5600公里)

輝Sir的目標絕非要取得甚麼殊榮,他純綷為了挑戰自己。

「每一次挑戰,無論係事前準備以至挑戰過程,都令自己可以提升處理問題嘅能力。而且每一次完成挑戰,都一定有所得著。」

「最重要嘅就係呢啲挑戰,為我長期嘅操練,提供咗重要嘅推動力。」

恩師 Jason

輝Sir不下一次跟我們說,Jason 對他的影響。

Jason Lester,12歲因單車意外失去右手。不過憑著努力,30歲時完成夏威夷 Kona 的世界鐵人挑戰賽,成為三項鐵人 (Full Ironman),後來更登上世界鐵人世界冠軍。2007年,他成立了 NEVER STOP Foundation,以極限挑戰去為有需要的青少年籌款。2013年,Jason 以72天完成橫越美國3500英哩 (5600公里),成為歷來最快第四人;2014年他又用了83天跑完中國長城 (4000公里),是世界第一人。

Jason在夏威夷挑戰時,全力支援輝Sir

Jaosn 更於去年邀請輝Sir到夏威夷,完成了 Kona Epicman Ultra Challenge 300英哩 (即480公里) 超級馬拉松。

真.佛系跑手

網上有很多所謂「佛系」的系列,所取笑的就是「緣份到了」一句,靜靜坐著甚麼也不做,甚麼也不爭取,自然會得到理想的結果。

事實上,佛教雖給人感覺十分消極,但其實也有著積極意義。她講求因果,要積極、要主動,才可種得成果。佛教中的「緣」,也是要求大家要積極探求人生,不是坐以待斃。

輝Sir從長遠的角度看比賽,從人生的角度看挑戰,也提醒我們在追逐短期成績的同時,也要毋忘初衷。

Fitz 文章連結: https://fitz.hk/?p=91987

更多:
Fitz Facebook專頁
[HK4TUC 香港四徑] 黃浩輝 為橫越美國3500英哩做準備
跑步的使費 The Cost of Running (一)
Fitz Running 跑步

Advertisements